2018/11/27

大選之後 我們可以如何推動綠能發展?

大選之後,我們可以如何推動綠能發展?


再生能源是國際發展趨勢,只要看國際能源總署IEA報告可知,2016年世界各國投資綠能的金額近9兆台幣,是燃煤、天然氣、核電加總的兩倍多。台灣推動非核家園,不只是核安問題,也是創造新的經濟高峰。
綠色能源的發展不能只有口號,應有實事求是的執行力,這兩年多,綠能推動雖有進展,但政策失焦,面對因應而生的各種難關,解決的動能不足,不只讓業界無所適從、處處卡關,也造成社會上對於綠能產業許多誤解。根據個人觀察,提出以下問題,供中央與地方政府參考。
第一、需要更有熱情、理想的政務官:綠色能源是新型態的經濟發展模式,但是難以見到立即的政績,傳統的公務體制慣性,難以因應新問題難以有效率的解決,加上綠能推動牽涉跨部會事務,需要有理想和熱情的政務官帶頭領導,把綠能當作使命,而非用傳統思維看待綠能,否則將導致決策偏差。
除此之外,還有如何開創新發展模式的問題,如筆者多次建言,我們應建立海洋能源、永續漁業與生態保育多贏的模式。這些問題需要專案管理,行政院雖然設立能源及減碳辦公室,但還是傳統文官執行業務,無法有效貫徹蔡政府的能源政策,更欠缺系統性的專案管理,導致會議後各項建議與問題一拖再拖。
第二、中央地方沒有良好溝通管道:地方政府推動太陽光電所遭遇的土地、饋線困難往往要先跟中央三級單位溝通,但是如上述問題,並無專案管理制度,一拖再拖,進度落後,讓業者以及希望推動綠能社區的團體無法積極推動。
第三、能源局必須更為積極:能源局限於三級機關,且過去為監理單位,許多執行政策過於保守、制度脫離實務、導致政策推動如擠牙膏現象,推動「示範」草草了事,十分被動。如離岸風電政策因為遴選機制,大簽MOU媒體秀,卻拖延原可進展的申請程序。而國產化政策立意雖加,但缺乏產業輔導機制,導致爭議不斷,拖累整體進度;而在儲能、地熱、海洋能、生質能規劃進度幾乎為零,使能源轉型缺乏前瞻,更為無望。
第四、快速反應輿情:綠色為全球趨勢,獨在台灣受到各種不實消息攻擊,行政院及經濟部整合能量,與支持的團體、產業保持深度連結,操刀能源論述,針對能源假新聞進行回應、錯誤事實更須嚴加澄清,必要時務必提告,而非僅發發新聞稿了事。
第五、積極推動公民電廠,創造多贏:已經有無數國際案例證明,再生能源可為偏遠農漁村、部落帶來收益,促進新型態的社區產業,如日本有開放公有空間供社區公民電廠設置、甚至有地方政府興建好小型水力發電場交給社區經營案例,民間團體在三年多前開始推動綠能社區,希望結合農村再生、社區營造、東發基金等資源,促成社區公民電廠,不只促進地方創生,人民有綠能收益之後,可更加了解智慧綠能產業的趨勢。民間先推動三年之後,能源局才開始進行初步的綠能社區獎補助措施,應該加速進行。
以上五點,是筆者三年多來的觀察心得,無論能源轉型或綠能發展都適用,台灣未來要能在綠色能源產業上拚經濟,就應善用具備理想、熱情、執行力的人選來推動政策,同時積極鼓勵全民參與,讓綠能發展成為全民共識!
陳秉亨/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副理事長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