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8/28

【論壇分享】社區營造與能源發展如何互利共生 日本專家解答part2


日本實踐農電共生     台灣也要趕上

農地真正農用 才是農電共生真正核心
農委會代表黃專委表示,局部太陽能的農電共生,必須以農業為主,台灣這部分觀念應該要改變,讓農地真的給農民使用。建立農電共生的基礎下,是要讓農業產值提高或不變,再看看是否可以發電?日本專家今天提到的農電共生,是我們也遇到的問題。以農漁業作為優先考量,再發展再生能源,「農業為本、綠能加值、共創雙贏」。
右-中日翻譯  中-洞澤正敏  左-綿貫行夫
關注農村、能源議題的建築師洞澤正敏分享,他在日本國內有七項計畫進行中,目前專精於農業,農業跟水產的結合,日本法規是規定太陽能板支架至少兩公尺,才不會破壞地面作物生長。當大規模農業生產時,就需要三公尺以上高度,大型機械才能在底下運轉。要著眼於「如何讓作物獲得更多光照?」


在洞澤正敏負責仙台市的計畫,此案佔地面積七十公頃,比高爾夫球還小,是用狹窄型的太陽能板,約只能獲得50%的太陽光照,一般來說,農業生產的主要光照期間是在320日到920日。在高度夠的情況下,決定使用一般型的太陽能板,團隊思索著如何設計使用5.5公尺高的支架,因為這是一個大型農場,如果沒有設計好,大型機具會撞到支柱。
農電共生中,架設太陽能板的思考點是:如何把陰影減少?並讓大型機具可以運轉,太陽光裡有綠光紅光,農作物的生長需要紅色光,而發電需要綠色光。其實計畫想法本身是可行的,因計畫目前還在施工階段,需要等要薄膜製造降低成本才能普及,目前研究已經走到最後階段了,可以種葡萄。經過加工銷售,可將一級產業轉化成六級產業。


邊坡地形圖(池田勇司)

鳥取大學工學博士池田勇司所談的內容是,太陽能有時會架設在斜坡上,但斜坡很容易會有土石鬆動而崩壞的問題,他笑稱自己所分享的內容其實在社區創生中非常非常渺小,但可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太陽光發電針對防災部分,以往都是在平地,但最近越來越多人會山地加裝太陽能板。尤其山坡地災害,是預防災害最基礎也最重要的環節。這些小細節若是忽略了,非常容易造成財務跟與崩塌災害。




對此,余宛如立委回應,台灣的劣勢是缺乏整合性思考,單一部位作業能力很強,但難以整合一同工作。日本可以拿災後建設城鎮,思考前端城市再造,在這三位專家中,可以思考的是「整合」,我相信以台灣的技術可以做得很好,我們需要的是整合溝通,各部會、各單位鼎力協助。

文化部陳登欽司長:
社區總體營造過去多半訴諸的主題為:在地文化、自我認同、社會整合。一直不太關注能源議題。台人習慣要求政府管理能源議題,但能源是全體國人的事,所以社造啟用能源教育,分擔能源使用的可能性。我希望文化部能夠站起來接軌,與能源局合作。但今天我發現從日本專家中學到從災害後建立,進而思考未來城市建造其實是整體系統的思維。能源與生活息息相關,環境循環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則。而社區創生,從法規調整真的很重要,因為台灣人很會遵守法律,但不符合真實,因此法規與產業鏈的重新調整同樣重要,能夠將產業鏈跟社區重新鏈結起來,是社造裡面很重要的環節。

50歲返鄉至台西村蓋公民電廠的許震唐,對政府單位喊話,再生能源社區真的非常需要設計,台西村綠能發展,就像精子跟卵子剛剛著床而已,想想十個月之後生出來會長什麼模樣?實在很難想像。因為日本前輩說再生能源需要設計,現行台灣偏鄉推動綠能的,多半沒有技術人員、或略知一二的人員,且願意回到鄉下去。但是社區電廠,就是一個社區性的概念,如果要做一個公民電廠,事前場勘調查,但是調查的數據在哪裡呢?社區的技術人員又在哪呢?因此社區有非常多的困難,需要去調查這個土地的一切,在這些調查的過程中,非常需要有各界的人員幫助。再來是錢,錢從哪裡來?需要一個管道,若有一個融資中心,可以讓一個青年回鄉創業,因為一個青年回到鄉下,很害怕回到小地方後,會沒有謀生能力。而躉購合約通常都二十年,一個社區要經營電社區要經營電廠二十年,何等困難?當我們討論理想性的過程中,一定需要考慮到社區所需要的條件和因子。因為要走二十年,真的很需要多方單位的資金、技術、人才協助幫忙。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