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4/30

【那片天 是你的 你也要努力】


對政府來說,非核家園、提供電力、解決空污,每一道習題都很棘手,任何選擇都不容易。在綠色能源穩定且有效的供電之前,人們要呼吸乾淨的空氣,民間與企業能做的,似乎只有自發節電。

我們一同仰望的那片天空,不是政府的、國家的,是你我的;我們一同呼吸的每一分鐘,沒有人跟你我收費,但也沒有人能保證乾淨。你我的童年都是藍色的,天空與海洋,是我們的寶貝,別讓煤炭把我們最愛的家園塗上灰色。
#看看想想 #空氣汙染 #你需要關心的事
------------------------------------------------------------------------------
(以下轉自天下雜誌)

焦慮的天空 環保新戰場

深澳發電廠環差案過關,引爆民眾對空污的焦慮。兩年多來,反空污抗議從未斷過。繼反核之後,反空污成為台灣環保的新戰場、企業的新挑戰、更是選舉時政黨角力的重磅議題。
猜猜看,去年哪一樣日用品銷售量成長最大?
口罩!
Yahoo奇摩四月中公布2017年旗下商城統計報告,去年日用品消費成長最多的就是口罩,達106%,尤其以高雄、屏東、嘉義市三地成長最多;家電產品成長幅度第二高的是空氣清淨機,漲幅達39%。
這會讓你聯想到什麼?近年佔據環境議題版面的常客──空污。
口罩、空氣清淨機成為生活日常,民眾對空污已經有感到近乎麻痺。今年4月7日上午11點,環保署雲林台西監測站空氣品質指標(AQI,請見空品小百科)測到史上最高的500,這是2016年12月實施AQI新制後,第一次有監測站出現危害健康的「褐色警戒」,且持續超過七小時。去年1月3日,雲林崙背站也曾出現AQI 400多的褐色警報,後來環保署以機器故障為由,刪除這筆數據。 
那一天,鏡頭裡的台西,籠罩一層濃濃的乳白色空氣。

一年當中,只有四成時間空氣品質良好

群創榮譽董事長段行建坐在苗栗竹南總部會議室,拿出一台跟手機一樣大的黑色機器,按一下,不到三十秒,儀表板上粉塵燈號亮起綠燈,顯示室內空氣品質良好。這是中國廠商遠大集團生產的環境儀,能夠檢測周遭環境的細懸浮微粒數值。段行建大概是目前最關心台灣空污議題的企業領導人,他回想自己搭高鐵到南科的經驗,沿線原有的美麗山景海景,如今幾乎不復見。「即使是藍天,還是有一層灰灰的,」段行建說。
段行建的感嘆,不是沒有來由。根據環保署空氣品質監測報告,2017年台灣AQI平均值為68(普通等級),一年當中,只有39%的時間達到良好等級。
在彰化基督教婦產科醫師葉光芃眼中,台灣儘管面對各種難解處境,空污卻是當中最迫切需要面對的嚴重問題。
頭髮花白的葉光芃站在大馬路邊,造型非常搶眼。大太陽底下近30度高溫,他戴上口罩,身穿印有「Fighting for Air」(為空氣而戰)的黑色T恤,頭戴「反空污顧健康」棒球帽,等車不到一分鐘,忙拉著《CSR@天下》記者一起躲進路邊便利商店。不是為吹冷氣,而是「站在十字路口最不好,空氣很髒。」
葉光芃投身反空污戰爭已有七年,去年底中部五縣市首長同步上街的台中1217反空污大遊行,就是由他和幾個醫生共同成立的「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所發起。
婦產科醫師跳出來單挑空污,聽起來很像唐吉軻德隻身對戰風車。
葉光芃從當住院醫師就固定看醫學期刊,他讀到美國肺臟醫學會的聲明,將空氣列入危害健康的重要因子,氣喘、心血管、呼吸道疾病等都和空氣污染有關。肺臟醫學會甚至上法院告美國環保署,因為上游空氣品質沒有顧好,害到下游醫生治療病人時事倍功半。
2011年他看到肺臟醫學會出版的一本小冊子,受到極大震撼。冊子談燃煤電廠,封面文字是「毒空氣」(toxic air)。葉光芃開始埋首研究空污,發現台灣空品比美國更糟,卻沒有專業醫師站出來呼籲。於是他「像瘋子一樣」,到處串連、宣傳空污危害,自己畫海報、熬夜寫聲明和新聞稿,四處演講講到聲音都沙啞。
「食物和水都不那麼恐怖,你可以有選擇,可以花錢買品質好一點的。空氣最恐怖,不用錢,但是『免費的最貴』,健保每年要花上百億在空污引起的病,」講到空污,葉光芃話匣子就停不下來,從對胎兒腦部影響,一直講到台灣致死率最高的肺癌。

頭髮1/28的威脅

據世界衛生組織(WHO)估計,全球每年有三百萬人是因暴露在戶外的空污致死。人類的反空污戰爭中,有個最難纏的對手,就是直徑只有頭髮1/28的細懸浮微粒PM2.5。不論是工廠、汽機車、火力電廠,還是抽菸、烤肉、燒香拜拜、神明繞境燃放鞭炮,通通都會排放PM2.5。
這個世紀初,PM2.5迅速引起各國關注。2002年,美國率先訂定PM2.5國家標準,年平均值為12μg/m3(一立方公尺12微克)。世衛組織訂的年均標準更嚴格,只有10。美國健康影響研究院(HEI)和華盛頓大學、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曾針對全球195國做大型研究,指出全球約70億人住在超出世衛組織 PM2.5標準值的地區。
點進全球3D空污地圖(https://www.airvisual.com/earth),我們所處的亞洲,幾乎無時無刻不是紅通通一片,顯示空污嚴重。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環保署從2005年開始研究國家空氣品質標準,在每一個監測站增設PM2.5監測儀,直到2012年才公告實施國家標準值為15,比PM2.5危害更深的中國晚了半年。
公布國家標準值,不等於已經達到標準。台灣去年PM2.5年均值是超標的20.7;令人驚訝的是,擁有好山好水的南投縣平均27.5,竟是全台最高。
台灣的PM2.5到底有多高?《CSR@天下》就隨機以4月22日地球日中午12點半進入空氣盒子——城市PM2.5網站觀測站(https://airbox.edimaxcloud.com)的互動圖來看,台灣西半部九成以上的測點,都是超過35以上的黃圈圈。其中也有不少嚴重超標的紫圈圈,例如,新北市信義國小139、嘉義東石國小105、台中市龍港國小108、新竹新豐鄉120。北中南統統不及格。
事實上,政府防治空污並不是毫無作為,空污法修正草案已在立法院一讀,將污染罰款提高到兩千萬、管制移動污染源,並提撥九億多空污基金給地方政政府治理空污。但是,3月14日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深澳電廠環差會議上,投下關鍵贊成票;行政院長賴清德又以「乾淨的煤」比喻深澳使用的燃煤,讓政府整治空污的決心備受質疑。
「中南部空氣很糟,北台灣還可以,現在竟然要在北部蓋燃煤電廠。環保署應該要去解決中南部的空污問題,哪有把北部一起拖下水的道理?」葉光芃站在瑞芳深澳電廠預定地前愈說愈氣。

在錯誤的地點,選擇錯誤的發電方式

到瑞芳深澳地區走一天,更能理解葉光芃所說,蓋深澳電廠,「是在錯誤的地點,選擇錯誤的發電方式。」
瑞芳當地人稱番仔澳的深澳岬角,漁港走出來,隔一條雙線道馬路,
從旁邊巷子走上坡,電廠預定地綠草叢生,幾百公尺外的深澳灣徜徉在大好晴空下。「今天的天沒有那麼藍,還有一點霧,」台大歷史系副教授衣若蘭指著遠方的基隆山說。
台電深澳電廠大門深鎖,靜靜躲在山坳裡。圖片來源/蕭富元
衣若蘭搬到番仔澳近四年,對於這山這海這天空滿是珍惜。台電舊電廠2007年停止運轉後,瑞芳天空終於迎來「黃金十年」。她常常帶著六歲女兒到住家海邊看潮間帶、找海兔,或發呆一個下午。
瑞芳知名文史工作者林文清帶葉光芃爬上深澳附近小丘,從山勢、東北季風方向、基隆河谷,詳細解釋電廠運作後將產生的衝擊。林文清強調,附近的小山高度都不到200公尺,但燃煤電廠的煙囪卻高達250公尺,「從台北開車到這裡只要40分鐘,深澳電廠運作後,基隆、宜蘭、新北、台北全部會受影響,」林文清直言。  
從深澳電廠走路不過十幾分鐘,繞過蕃仔澳漁港,就來到北海岸著名的象鼻岩,這堆壯觀的蕈狀岩已在此長久凝視碧海藍天,燃煤電廠啟用後,這一切會不會改變? 
燃煤電廠啟用後,眼前的碧海藍天會不會改變?圖片來源/蕭富元
對政府來說,非核家園、提供電力、解決空污,每一道習題都很棘手,任何選擇都不容易。在綠色能源穩定且有效的供電之前,人們要呼吸乾淨的空氣,民間與企業能做的,似乎只有自發節電。
段行建兩年前確診肺癌,對於省電感觸特別深。他還記得小時候爸爸帶他去看電廠的情景,當民眾用電時,發電機就會轉動,電用得越多,發電機轉得更兇。到現在,段行建只要用電,就會想到那個辛苦運轉的發電機,所以「我到處關燈,走到哪,關到哪。」
他也呼籲,「(用電)大戶要有大戶責任,企業應該要站出來,提高標準,降低排放,盡量節電,」段行建坦言,群創在台灣製造規模大,用掉非常多的電。大企業帶頭一起省電,或許不需要另蓋一座新的火力發電廠。
當原本該是無色無味的空氣變成乳白色,當天空披上一層灰色薄霧,即使有再美的海岸、再藍的晴空,不能放心自在大口呼吸,這些美麗只會更讓人心痛。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