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3/27

[媒體投書] 台電降價是好康?

TRENA理事長高茹萍:台電的盈餘應先反映環境成本,及核電的風險成本,加碼讓智慧電網趕上進度,努力佈建儲能空間,為再生能源建立基礎建設,而不是先降價來討好用電人。



2016-03-27 / 自由時報 / 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理事長 高茹萍

在提到電價應該合理化時,很多人第一時間會認為電價調低,才是照顧民生的政策。讓我們看看德國的例子:德國的電價比台灣貴很多,但因為政府的高電價政策,搭配電業自由化和公民電廠制度,鼓勵一般民眾節省能源及投資再生能源,讓德國人從生活中落實節能低碳生活,並且從出售綠電中獲得額外的收入。許多原來的鄉村農夫,因此發展本業外的電費收入,而高電價也鼓勵企業積極研發節能產品。因此不論是德國的節能建築、節能汽車、節能家電用品,反而帶給德國經濟另一優勢。德國並沒有因為調高電價而影響經濟發展,反而刺激並帶動了另一股新的節能綠能外銷產業輸出。

這次電價調降是因應國際情勢、經濟成長放緩、OPEC沒有減產…等因素,政府應建立明確機制來規範此類「意外盈餘」的運用,將預算外的盈餘運用在提升能源運用技術、有助達成能源發展規劃目標、提高能源安全的設備升級、研究計畫、社會教育、能源受災戶的賠償補償等等,避免這種散財童子式的花錢方式。如果真的要降價也非不可,但降價應該要成為一個促成政策目標實現的手段。特別是當我們期盼大家朝降低總體能耗的方向走時,通通有獎式的降價可能反而讓我們更難達成目標。

而且如果所謂的「盈餘」是來自進口能源價格的低迷所致,那表示原因是我們本身所無法控制的。那麼,就算不將錢用在其他更積極的目的好了,也應該用來強化對抗進口能源價格波動的能力上。例如放進「能源進口價格平準基金」裡,在未來進口能源價格上漲的時候拿出來補貼電廠,以減少能源價格的變動。此「意外盈餘」還可以做節電獎勵的加碼,讓有積極節電的民眾及工商部門,可以退多一點增加節能誘因,也可藉此時,拉高對節能綠能和節能減碳的推廣工作,一樣要退費,就要能達到政策引導的效果。

此外,台電的盈餘應先反映環境成本,及核電的風險成本,加碼讓智慧電網趕上進度,努力佈建儲能空間,為再生能源建立基礎建設,而不是先降價來討好用電人。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