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

[蘋果日報] 人間異語:一生擔心受怕,得知死期不再怕死

我 (胡進德) 申請農村再生計畫,設立部落廚房,發展生態觀光,還有能源自主計畫。因為部落有個日本時代就有的水力發電廠,佔用我們的保留地,2年前我跟台電談判,希望將達魯瑪克部落發展成綠電示範部落,搭配太陽能發電,建立區域電網,讓部落用電能自己自足。
胡進德 退休警察

2016.01.12 / 蘋果日報 / 特約記者林宛華採訪整理

胡進德
退休警察


Q:當年為什麼會去當警察?
A:我當兵退伍後想結婚,但女友是文盲,我母親不同意,只好私奔,生了小孩抱回家,父母不得已才到女方家請兩桌,老二出生差點病死,老闆借我醫藥費,後來我白天開公車,晚上開貨車來還債,沒想到幾個月就病倒。醫生說我心律不整,只好搬回家養病,後來哥哥建議我當警察,就在27歲北上念警察學校。

那時反對運動興起,台北街頭每天都有人抗議,警校學生被叫到街頭當人牆,戒嚴時代鎮暴靠軍方,我們被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經常被群眾踢打吐口水,當時覺得他們是暴民。1年後分發到高雄,遇上1986年錫安山事件,教徒不肯下山,政府派大批武警將教徒打得頭破血流。我在檢查哨看到他們被送下山的慘狀,覺得政府太暴力。還好隔年調回台東。

在地方當警察也有風險,車禍、命案現場血肉模糊很可怕,必須硬著頭皮處理;最恐怖的是犯罪現場,鄉下警力不足,即使很危險,一個人還是得去。

一次有人械鬥,我對空鳴槍,沒想到持刀匪徒向我劈來,我快閃,手臂還是被劃了一刀。另一次我載一個醉漢回家,在車上他對我拳打腳踢,重重踢了我的太陽穴。還有一次在路邊處理車禍,一輛飛車過來,我快閃,受了輕傷,那輛車整個栽倒路旁稻田裡。

警察抓到犯人要問口供,有時候罪證確鑿還是否認,那個年代確實有刑求,我的話,會把人抓到廁所去處理,但不會很過分,沒冤枉過人。有些警察會把人倒吊,讓人生不如死,但不會讓人受傷。

Q:退休後做什麼?
A:我一生經歷過很多生死關卡,小時候村莊半夜大火,死了幾10人,我被母親用濕毯子裹起來推到水溝裡逃生,我親眼看到很多鄰居全身燒傷在草地上翻滾,血肉模糊。後來兒子出生差點死掉,我心臟病開了兩次刀,加上警察生涯的風險,讓我一生經歷太多驚恐,所以年資一到我就退休,不想再擔心受怕。

退休後,我曾去算命,說我只剩4年可活,我還想做點有意義的事。當時大家要我選村長,也真選上了,想在4年任內把事做好。我申請農村再生計畫,設立部落廚房,發展生態觀光,還有能源自主計畫。因為部落有個日本時代就有的水力發電廠,佔用我們的保留地,2年前我跟台電談判,希望將達魯瑪克部落發展成綠電示範部落,搭配太陽能發電,建立區域電網,讓部落用電能自己自足。

雖然我做了許多努力,但要大家認同很困難,或許我覺得只剩4年可活吧,做事比較急切。去年連任村長失敗,不過4年過去我還活得好好的,現在我已經不在乎還能活多久,還是持續推動有機農業及綠電,因為我認為這能讓部落產業升級,這是未來的希望。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