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8

[芬蘭隨筆] 即便很小,實際便好

芬蘭:因為這個新的辦法不須用到制裁,反正如果連自己制定的目標都達不到,終是會失去可信度的,而在下一次大會時則因壞成績伴隨而來的恥辱,會比過往推託不討人喜歡的問題受到更嚴重的社會壓力。要是失敗了,也就被公眾否定,這是沒有人願意的。



2015.12.18

巴黎氣候大會COP21之後,德國至今在媒體上還是熱度不歇,甚至讚頌這個歷史的里程碑。的確,回顧長達25年的談判歷史,巴黎協議之所以能夠讓大家同聲歡呼(包括環保團體),那是因為從這個協議後,大氣保護才真正開跑:巴黎大會拉開了各國對全球氣候競賽的序幕。

自有COP大會以來,每年的談判都以失敗,或者以不關痛癢的協議結束,在巴黎竟然第一次成功地產生了一個對全球氣候保護具影響力的協議,而且讓所有國家都同意,真是讓人驚而嘆之。這不僅是大氣政治上,更是外交上一個了不起的代表作。德國人以前常自卑在政治外交手腕上不如法國,這次算是以此見了真章。

台灣自1997年起,也因京都議定書,關注到「自己是地球村的一員」,防備沒有一點減碳的承諾有可能遭受國際像犀牛角事件受到經濟制裁,接下來就逐年觀望…。京都議定書原訂自2005年公開生效,而其實留下的只不過是一張毫無影響力的紙片。特別是在外交上:在京都議定書上嘗試著讓所有參與者,對罪魁禍首國「從上面」就規定死了溫室氣體的減量義務,而不乖乖就範的大國,像美國,就始終不肯簽署京都議定書,加拿大更是在近年乾脆退出。許多國家雖然批准了京都議定書,卻不怎麼嚴肅對待大氣保護。就連大氣保護的模範生德國,也同流合汙不能達成既定的大氣目標。

如此京都協定,或者說氣候政策到底都毫無成效:全世界的碳排放量持續上升,也看不到有停止的時候。

CO2的主要排放大國,美國和中國,在過去幾年來把這個不討人喜歡的問題推來推去,也以這樣的方法阻止任何一個有約束力的氣候協議。與破壞大氣最相關的壞份子,還數有些靠賣化石燃料賺大錢的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總是到處胡攪讓談判過程增加許多困難。

俗語說:只要願意,總會找到出路。不願意,總也找得到理由。巴黎大會前重要的哥本哈根氣候會議,就是在這樣權力與經濟政治的遊戲中宣告失敗。

這次在巴黎的談判,和以往可說完全不同。這當然首先得感謝法國的談判技巧,特別重要的是,真正刻意採取由下而上「Bottom-up」的方法,對每一個國家個別提問,透過自願承諾明示對大氣保護的願意以及可以提供的貢獻。這個方法是為了避免立下不切實際的目標,到了後來毫無意義的被丟在一旁。由於氣候保護是「由下」運作,必須由國家自己主動、受到人民的支持,誰有話說,誰就得負責,不再一味反對,而是提出想法和具體的措施計畫--即便很小,實際便好。好的計畫,必須也要是可行的,這樣就可以把氣候保護,帶上成功之路。

除了要感謝巴黎「Bottom-up」由下而上的過程,美國和中國提出的具體建議也功不可沒:用五年為一期來檢驗,到底進步了多少。以往總是為失敗藉口連篇令人沮喪、將來聽到的、一定會有令人振奮成功的故事。

因為這個新的辦法不須用到制裁,反正如果連自己制定的目標都達不到,終是會失去可信度的,而在下一次大會時則因壞成績伴隨而來的恥辱,會比過往推託不討人喜歡的問題受到更嚴重的社會壓力。要是失敗了,也就被公眾否定,這是沒有人願意的。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