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18

[天下] 種電正夯 六年種出一座核電廠

農地種菜、農地上的太陽能棚架「種電」,掀起「農電共生」新風潮。 現在電業自由化將成真,太陽能商機華麗回歸,不管是不是農夫,人人都可以是地球暖化救星。

圖片來源:劉國泰
2015.08.18 / 天下雜誌579期 / 陳良榕、何韻亭

農地種菜、農地上的太陽能棚架「種電」,掀起「農電共生」新風潮。 現在電業自由化將成真,太陽能商機華麗回歸,不管是不是農夫,人人都可以是地球暖化救星。

台灣僅見的「氣候政治學」專家,台大政治系副教授林子倫,還沒從第二個小孩剛出世的忙亂恢復過來,一臉憔悴坐在教師休息室。但一看到《天下》記者,就喜孜孜地分享他最新的計劃。

長年投入反核運動的他,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台大校友,合組一家專門免費幫老人安養院裝置太陽能屋頂的綠點社會企業」。該公司的營收來自事後與業主分享售電收入,目前已與兩家台灣北部的老人院談好合作。

「國外也有類似概念,叫作『能源福利』(energy welfare),」林子倫解釋。

這是當前台灣最熱門的新產業——太陽能發電公司,一個最新、最特別的案例。

眼尖的人會察覺,最近一、兩年搭乘高鐵到中南部時,行經的農地、房舍頂上,愈來愈常出現一大片閃閃發光的太陽能板。屏東、雲林一帶鄉間,還可見到「讓你屋頂變成印鈔機」的廣告看板。

2030年 再生能源逾30%

風向悄悄改變了

七月底,行政院出奇不意地宣布,今年全年太陽能發電採購量新增230MW(百萬瓦),全年總量達500MW,較原先大增85%。

而在差不多時間,環保人士呼籲十多年的「電業自由化」,竟然即將成真。

行政院在七月中旬通過「電業法」修正草案。將打破台電的壟斷,讓發電業自由競爭。依國外經驗,此舉將進一步刺激太陽能等新型能源蓬勃發展。

「最近真的是發展得太快了,我都還來不及去思考到底是怎麼回事,」林子倫有點喜出望外地說。

然而已連續多年參加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的林子倫表示,政府這一波綠能政策大躍進,來得正是時候。

因為,今年12月在巴黎舉辦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預期將有大突破,各國將達成類似「京都議定書」的新版溫室氣體減排共識。林子倫認為,國際間醞釀已久的各式減排機制,包括「碳定價」、「碳交易」將成真,再生能源的競爭力也將大增。

其實,在此之前,已由能源局運作3年的「陽光屋頂百萬座計劃」,已引發一股前所未見的新能源創業潮。每年太陽能裝置量都倍增,根據台電統計,截至今年6月,全台裝置量已達581MW。

而行政院的最新宣示,是未來每年都要新蓋500MW。形同6年就可種出一座核電廠。目標是2030年全台太陽光電裝置量達到8700MW。再生能源佔總發電裝置容量將超過30%。

太陽能的蓬勃發展,甚至在中南部創造了一個農業新型態「農電共生」。

農電共生 不怕「壞年冬」

例如,位在雲林縣褒忠鄉高鐵軌道旁邊,今年初剛蓋好一座全新「太陽能雞舍」。這座足足有兩座籃球場大小的鐵皮建築,屋頂與太陽能電池共構設計,一片片向南傾斜迎接日照。

總計0.49MW的裝置容量,未來二十年間,台電每年得付給這座雞舍的主人陳朱在400多萬元「發電費」。扣掉設備折舊攤提、利息,一年可獲利超過兩百萬元。

雞舍裡頭養了三萬多隻肉雞,陳朱在表示,價格好時,一年可賺兩、三百萬元。但市況差時,例如年初爆發禽流感時,「很多人都養到傾家蕩產,」他說。

「農電共生」的好處顯而易見。多一份穩定的綠能收入,可以讓「靠天吃飯」的農民,在「壞年冬」時多一份經濟保障。

事實上,在比台灣更早推廣太陽能的德國、日本,「太陽能農場」早已是熱門話題。

「農田除了生產農作物以外,還能生產能源的時代即將到來。『農業』的概念也將從根本上發生改變,」日經BP網於2013年報導。

若干有志之士,更在屏東、雲林將此模式發揚光大,希望能吸引青年返鄉務農。

然而,陳朱在今年要申請新建三個「光電雞舍」時,卻被地方政府打了回票,說他有「掛羊頭賣狗肉」之嫌。

「萬年菇」打亂種電大計

陳朱在是受到喧囂一時的「假務農、真種電」新聞波及。

2013年10月,為了加速「陽光屋頂百萬座」,行政院向農委會協商開放「特定農業區與一般農業區」申設太陽能發電,但必須是附屬在「農業生產設施」。

結果,短短一年後,發電規模與陳朱在的太陽能雞舍差不多,但電池架底下空蕩蕩、雜草叢生的「光電大棚」,在雲林鄉間如雨後春筍冒出。成為去年台灣太陽光電激增的成長主力。
媒體大幅批評,形同是農舍亂象後的「二次農地浩劫」。農委會主委陳保基緊急喊停,要求地方政府從嚴審核。結果今年二月之後,幾乎沒有新的光電農棚、光電雞舍通過核可。

陳保基接受《天下》採訪時強調,農地種電一定要有農業經營,「如果太陽能影響到你(原來的)農業生產,就不可以。」

《天下》在雲林周邊鄉鎮實地勘查,的確發現若干新建農棚裡頭擺著一排種菇的太空包,卻沒有灌溉的痕跡。隨行的地方人士解釋,這是用來敷衍地方農業局稽查的幌子。

陳保基將之稱為「萬年菇」,「每次去看都擺著那幾包菇,這就是騙人的農業經營。」

幾個疑似「假務農、真種電」的大棚,擁有者都是公司位在台北新莊的承毅科技。

承毅正是雲林最大的「太陽能農棚」主人。光在去年一年,便新蓋57座,合計發電量超過20MW,可供7000多戶家庭使用。

然而,理著小平頭的承毅董事長蔡宗融卻對媒體、農政單位的指責大喊冤枉。他表示,承毅的農棚第一波要種的是柳松菇,栽種期在十月底。農棚取得發電許可到栽種,出現數個月的「空窗期」,因此帶來「誤會」。「那些報導說,你為什麼六月不種東西?太早種,菇熱死了你怎麼辦?」蔡宗融說。

「一開始都沒有人在種啦!」

「一開始都沒有人在種啦,」一位蔡宗融的合作伙伴坦承,因為多數太陽能農棚投資者並不熟悉農業,因此初期都抱著僥倖心態。然而,現在農委會嚴查下,各家業者只得「玩真的」,開始各顯神通,鑽研各類耐陰、又具高經濟價值的作物。包括香菇、靈芝、黑木耳、杏鮑菇,都是大熱門。

蔡宗融拿出照片,是他找專家研發了兩年的竹笙,一斤可買到上千元;還有與一位虎尾科技大學教授合作試種的山葵。未來這些作物都可望在他擁有的上百座農棚下,與較耐熱的過貓,夏、冬輪作。

「我們現在真的要做好農業,」蔡宗融信誓旦旦地說。

蔡宗融畢業自成大電機系,他的本行是生產電力系統,以自有品牌興義科技「Power Master」外銷歐洲。

因此他對德國太陽能發展過程極為熟悉,當六、七年前,台灣開始試辦民間投入太陽能發電時,他便積極投入。2010年底,當時的台南縣長蘇煥智推出全台第一個公有屋頂大型標案,便由承毅負責施工。

其他在台灣積極投入太陽能光電廠的大型業者,包括在屏東擁有諸多農棚、光電屋頂的李長榮、大同、安集科技,主攻海外市場的新日光、碩禾等,都與承毅一樣,本業與太陽能相關。

然而,近來遍訪中南部業者,到處收購太陽能廠而快速壯大的,卻是金融租賃業的中租迪和。

兩年前才宣布投入太陽能的中租,去年底藉收購新日光,合計有22.5 MW的71個台灣電廠,快速竄為台灣數一數二的電廠持有者。

中租還宣布,要透過自建、併購,兩到三年內達到150 MW發電規模,電廠資產要達到100億元。

由於競標者眾,能源局核定的太陽能收購電價,每年快速下滑。最新電價已跌破一度5元,與兩年前的8元多相比,業者獲利空間愈來愈有限。

企業律師出身的鑫盈能源執行長徐嘉男認為,到了這個流血削價時期,中租迪和之類的大型金融企業便處於有利地位。「因為它們資金取得比一般公司容易,」他說。

不少業者認為,中租迪和可能成為台灣市場的最後贏家。若干業者,則到日本、東南亞標太陽能電廠,打光電「亞洲盃」。

從能源、產業,到環境,一場方興未艾的「種電熱」正在改寫台灣地景。

>> 新聞來源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