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8/18

[北京新浪網] 里夫金:能源互聯網將顛覆人類商業模式

未來趨勢是大的電力公司整合數億家中小型發電公司或者社區發電中心。「這是一種全新的分散式能源發展模式,是橫向的合作關係,要知道沒有一家垂直管理運營的公司能夠管理數以億計的能源企業」。


2015.08.18 / 北京新浪網 / 劉麗麗

  近幾年全球能源界最吸引眼球的研究者莫過於傑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他提出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概念,指的是把互聯網技術與可再生能源相結合,在能源開採、配送和利用上從傳統的集中式變為智能化的分散式,從而將全球的電網變成能源共享網路。

  在他看來,這將是能源和通信技術相結合而促成的最後一次工業革命,最終會讓人類的商業模式和社會模式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電力公司不再靠銷售掙錢

里夫金以德國的電力生產方式為例,認為能源互聯網是一種新的商業模式,即把每個人的能源搜集起來,建立起一個互聯網來存儲這些能源,而以前的電力公司來管理能源的互聯網。

  至於能源互聯網的盈利模式,他解釋說:「電力或水電公司不再靠銷售掙錢,而是把能源生產的個體戶、小型企業等整合起來,管理它們的同時也降低邊際成本,共享所獲得的利益。」

  「未來25年將會有數百萬的人生產綠色能源」,他預計能源互聯網模式將得到更廣泛的應用,並認為能源的數字化將可以讓所有大陸之間共享能源。

  里夫金認為,現階段可再生能源的發展應該是集中式和分散式的結合。上世紀第二次工業革命,狂熱崇拜集中式的發展模式以減少生產成本,提高生產效率。這種傳統模式仍會和分散式共存一段時間。但未來趨勢是大的電力公司整合數億家中小型發電公司或者社區發電中心。「這是一種全新的分散式能源發展模式,是橫向的合作關係,要知道沒有一家垂直管理運營的公司能夠管理數以億計的能源企業」。

  在新的分散式能源發展模式中,這些公司把能源統一傳送給大公司,由大公司來進行整合,就像阿里巴巴整合電商一樣。大公司與小的發電中心建立合作關係,獲取他們利潤中的一部分。大公司可以控制這些發電中心的通訊交流、能源資源以及運輸模式,並在每個觸點上用大數據演算法分析消費者行為,從而提高效率和生產力、降低邊際成本。通過這樣的盈利模式,大公司賺取的利潤比傳統賣出電力的模式要多的多。

  把市場降低到零邊際成本

對於能源互聯網未來發展空間,傑里米-里夫金認為,第二次工業革命已到了尾聲,整個價值鏈中只有3%的能源是在被複用和重複利用的,因此自2007年以來油價等價格飛漲,使各國GDP明顯減速。加上化石能源等面臨枯竭,新能源利用價格昂貴和低效率,逼使各國探尋新能源更有效的應用模式。

  里夫金調侃稱,當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的固定成本下降時,它的邊際成本基本上是零,因為太陽不會發帳單,風、地熱也不會收費,只是持續不斷的產生能量。他認為,有了新的信息技術,邊際成本降低,將會有數百萬的人不需要支付任何成本就可能產生自己需要的能源,而且可以把能源互聯網數字化,這樣可以在所有大陸之間共享能源。將會有數億的人生產電力,並把它放到能源互聯網當中去。對於電力公司來講,他們會去管理這個能源或電力的互聯網,就像阿里巴巴一樣。

  「零邊際成本的關鍵就是能源的轉變」,他還認為互聯網能帶來經濟的共享,將使資源利用效率最大化,把邊際成本降低至零,因為「智能的數字化的技術革命允許每一個人成為企業家,可以互相之間為彼此生產,分享經濟產出,降低邊際成本。

  里夫金表示,零邊際成本意味著更高的效率,更好的使用材料和能源。「零邊際成本時,通過一種分享經濟供應我們的家庭、汽車,這是循環經濟,不要最終走到垃圾填埋場去。」

  里夫金認為,中國在共享經濟中走的最快,因為「中國有文化DNA,在現代資本主義之前,人們就共享自己的經濟生活,他們在社區中把資源彙集在一起,相互幫助。」他還認為,中國有發展能源互聯網的機會,因為互聯網技術等基礎設施得到了根本改變。

  必須建立基於互聯網的平台

里夫金認為,中國現在正在走向第三次工業革命,並且中國政府已經很清楚,整個社會也很清楚。不同產業也開始在這個旅程上探索。因此必須要產生一個路線圖,怎麼樣去轉化進入第三次工業革命。

  「必須要建立起這樣一種立法、標準,還有互動性、激勵措施,還有互聯網上的溝通、數字化的互聯網的可再生能源,還有數字化的物流,換句話說,必須要建立基於互聯網的平台,然後要建立起這樣的基礎設施,能把所有的東西聯繫起來。這個數據的能源網際網路實際上和我們溝通的網際網路連接起來,物流的網際網路也和它連在一起」。

  「中國需要考慮的是,怎樣數字化,怎樣數字化的溝通能源物聯網、貿易物聯網整個系統,就是說在任何一個產業都能夠插進這樣一個超級互聯網,能夠以零的邊際成本具有很高的生產力」。

  里夫金提出:「接下來10年可以部署新的基礎設施,必須改變電網,開發熱電等數字化電網的基礎設施,包括運輸網路等後勤網。」「把1萬億投資放在新的基礎設施上,30年後中國就會像新飛機起飛一樣」,傑里米-里夫金認為關鍵在於把錢投在電網等新基礎設施上

  他提出中國部署「新絲綢之路」的方法在於類似能源互聯網的物聯網在整個地區的部署,因為「這樣一個數字化的交通網路,可以讓幾乎所有人都參與到經濟活動中,把市場降低到零邊際成本」,從而分享經濟成果和產出。

  同時,他認為所有領域中,能源產業、電產業最能幫助中國走向「新絲綢之路」,因此他建議中國積極部署能源互聯網,進行能源應用的長期轉化。

  里夫金表示,未來「電」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傳統化石能源會走向衰弱,而新能源產業和運輸產業會一同發展。但這一切不會明天就發生,至少要經過幾十年的時間。西方國家的智能電網技術是值得中國借鑒的,且在電網方面開展合作是可行的。

  (根據新浪財經專訪《里夫金:中國將引領能源發展的未來》編輯整理)

>>新聞來源

0 意見:

張貼留言